人物 | 深圳光启刘若鹏:左手超材料右手飞天梦

读创记者 王海荣/文  读创记者 钟华登/图

站在位于深圳市大鹏新区三溪工业路12号的葵涌空间材料中试基地内一条现代化柔性生产线前,34岁的光启集团总裁刘若鹏笑声爽朗。在他身后,由复合机、分切机组成的自动化生产设备正源源不断地输出薄如锡纸的超性能材料。技术人员根据不同的囊体产品性能需求,“反向”设计材料方案,在材料生产车间内完成定制化生产制造。

在中试基地的另一间实验室内,一个身高近3米的巨大罐体是临近空间环境模拟舱,技术人员正利用舱体测试材料的耐压能力、密封性、抗低温低压等性能。这个成立于2015年初的基地,如今材料生产车间的生产能力可达每天1.1万米,囊体生产车间加工能力可达每天100米。

采用柔性生产模式制作的材料经过传送辊,在胶槽涂覆胶黏剂,经热烘道、热压复合后,形成半成品或成品。这些具备超级强度的材料,乍一看与银色的锡纸无异,“但它却具有强度高、耐低温、防腐蚀、防辐射、耐低压、防紫外线和抗拉伸等功能,你的手指根本不可能戳穿它。”

这些厚度不足1毫米的超级材料可以用来制作临近空间商用平台——“旅行者”号的囊体。在刘若鹏的“深度空间”计划中,“旅行者”号是一个可以飞到海拔约20千米处的超级平台,“它可以在临近空间这个人类尚未大规模开发的空白区域载人旅行,并完成各种低成本空间探测任务。”

去年的11月,刘若鹏带着他的团队在新疆库尔勒地区的空旷地带潜伏了大半个月,将自主研制的临近空间飞行器“旅行者”2号放飞到12千米的高空中,距离他的飞人梦又近了一步。

马不停蹄的“飞人”

刘若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飞人”。

5月14月,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刘若鹏在论坛上提出了建立“一带一路创新共同体”的倡议。

5月21日,杭州,浙江大学全球创新创业论坛上,面对校友师长,刘若鹏分享了自己的创新梦。

5月24日,广州,刘若鹏与运营商讨论,如何将航空器的技术与信息服务、大数据、智慧城市结合得更好。

5月25日,深圳,刘若鹏在葵涌空间材料中试基地接受记者采访。

5月26-28日,贵阳,刘若鹏在2017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展示了以“云端”号空间大数据平台等系列高科技产品为依托的“1+N”智慧城市创新模式,随后赶往遵义“云端”号基地。

与此同时,光启还在以色列建立了光启国际创新总部,在新加坡建立了光启亚洲创新总部,并投资了新西兰、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的创新企业。

有时候,“飞人”刘若鹏经常在这个国家谈完投资项目,时差都还没倒完,又要马不停蹄地飞往下一个国家。

交付未来的全球创新共同体

“当世界步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阶段,科技创新也呈现出全球性、跨国性、综合性、交叉性的新特点。‘未来’是全球化的,属于每一个人,需要共同设计、共同实现、共同分享。只有整合各个面向‘未来’的创新,才能从整体上构建出‘未来’的全貌及体系。创造‘未来’既需要我们具备‘大企业’的资源以确保每个创新项目的投入,

又具备‘小企业’的机制以激发每位创新者的活力。”

每每说起这个“全球创新共同体”的构想和实践,刘若鹏的眼睛就会放出光,手臂的动作会遒劲有力,“深圳在全球创新版图中的位置已悄然生变,在很多领域正由过去的追随者,逐渐变成引领者和首倡者。当前正逢全球创新进行时,可依托深圳为策源地,整合全球创新资源,打造全球创新共同体。”

光一般的发展速度

8年前,刘若鹏跟他的小伙伴成功研制出可以引导微波“转向”的“隐形衣”,从而防止物体被发现。这一成果刊登在2009年1月16日的《科学》杂志,引起世人关注。

当年26岁的刘若鹏是美国杜克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博士生。站在太平洋彼岸,这位在深圳中学完成高中学业的年轻人隐隐感受到了祖国经济蓬勃发展背后日益强劲的创新脉搏。在其游说下,张洋洋、赵治亚、季春霖和栾琳等4位同在海外求学的年轻人一道回国创业。

2010年,刘若鹏与其他4名核心成员组成主要研发“超材料”的光启团队,成为广东省首批引进的国际一流科研创新团队,在深圳这座创新之城开始了自己的追梦之旅。“取名光启,意思是向中国明代的科学家徐光启致敬,并以此励志为中华科技复兴而奋斗。”

为了让这支青年科研创新团队更好地生根发芽,深圳采用民办非企的新型科研机构形式,成立了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专注于新型材料、传感与网络、电子信息、生物光子等领域的前沿创新,26岁的刘若鹏担任院长一职。

随后,光启沿着光一般的速度快速发展。2011年12月,光启超材料电磁调制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正式揭牌;2012年7月,坂田超材料基地正式投产全球首条超材料中试线,实现超材料技术规模化生产的制备,具有年产10万平方米以上超材料板的生产能力。同年12月7日下午,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考察光启,勉励光启研发

团队在超材料领域做出更大贡献;2013年11月,光启在高交会上展示了以光为业务传送介质实现授权、识别及信息传递的智能光子技术;2014年,光启在全球创新布局持续发力,继与新西兰马丁飞行喷射包签署投资并购协议后,又与加拿大新能源飞行器生产商Solar Ship公司签署关于投资并购的意向书。同年,光启超

级WiFi无线互联解决方案开始应用在国内多个公共场所;2015年,光启首倡的全球创新共同体雏形初现。同年6月,光启科学研制的中国首个临近空间商用平台“旅行者”号首次试飞成功,1小时内升空到达设计高度21公里。2015年12月,橘红色的光启马丁飞行喷射包从深圳欢乐海岸的湖面上顺利起飞到十余米高空,完

成了在中国的首次公开飞行。12月28日,光启科学研发的智慧城市空间信息平台“云端”号完成了全球商用首飞,此举标志着光启新型空间创新技术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2016年10月,由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领衔,检测监管机构、十余家科研院所及相关产业的企业共同起草的全球第一份超材料领域的国家标准——

《电磁超材料术语》正式实施。统计显示,全世界超材料领域过去10年专利申请总量的86%属于光启;2017年,光启国际创新总部在以色列成立。光启阿波罗基地所在的龙岗阿波罗未来产业集聚区纳入深圳市先行启动建设的未来产业集聚区……

 

新型空间服务革命

如今的光启羽翼已渐渐丰满,通过借壳、控股、参股的方式,光启集团已经在中国香港、澳大利亚、内地的资本市场上拥有三家上市公司。超材料、智能光子、马丁飞行包、SkyX无人机系统、U -1悬浮站、“云端”号、“旅行者”号……一项项具有未来气质的创新成果陆续亮相,创新足迹遍布亚洲、北美洲、欧洲、非洲及大洋洲。

“我们选择投资对象与合作伙伴,着眼的是产业布局,对其他企业的投资,也不是简单的财务投资,而是技术投资入股。”刘若鹏说。以光启在国内A股市场借壳的龙生股份为例,重点在于推动光启超材料技术及装备尖端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马丁飞行喷射包公司与香港上市的光启科学也是侧重发展商用空间技术及服务的产业化平台,其中包含“云端”号、“旅行者”号、载人版“旅行者”号、个人飞行喷射包等空间技术创新产品。几家公司都是在技术、业务、市场上存在很强的互补性,有助于打造光启发力的新型空间服务全产品链。

“我们的目的是要打造一个全球性颠覆性技术联盟,引导一场新型空间服务的革命。”“飞人”刘若鹏如是说。

 

年轻科技工作者要有坐“冷板凳”精神

作为一位已经在创业路上取得一定成果的创新者,刘若鹏是深圳新生代科技工作者的典型代表。他们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和技术背景,熟悉国际市场,拥有广阔的国际人脉,正处于创新创业的黄金年龄段。对于“在路上”的科技工作者,刘若鹏结合自己的体会道出了三句话。

第一句话:一个行动胜过一大堆纲领。刘若鹏认为现在做科研,做科技的,坐而论道的太多,真正把东西做出来的太少。“要面向未来,把真正的东西造出来。在造东西的实践过程中,你会发现许多原来没有想象到的东西和问题。通过反复实践,回过头来进行创新就会更有效率。即使再进行坐而论道,也才具有真正的价值。”

第二句话:做科研工作,要忍受坐“冷板凳”的寂寞。“科技工作者,特别是做技术创新的工作者,要经常面对‘冷板凳’,要调整好心智。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鲜花和掌声不会轻易送过来。”

第三句话:科技创新要围绕形成生产力的变革这一目的,要不拘一格降人才,不能太僵化。刘若鹏表示,科技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尽管需要处理融资问题,需要适时形成阶段性成果。“但这些都属于过程,科技创新的根本性目的,是要创新生产力。”

 

【名词解释】

何谓“超材料”?

超材料(英文为metamaterials)是一种特种复合材料或结构,通过对材料关键物理尺寸上进行有序结构设计,使其获得常规材料所不具备的超常物理性质,电磁超材料(electromagnetic?metamaterials)是具有超常电磁特性的超材料。目前超材料技术研究作为独立学科已经上升至国家战略。2016年3月,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大力发展形状记忆合金、自修复材料等智能材料,石墨烯、超材料等纳米功能材料。而在国际上,超材料技术也一直备受重视,并被《科学》杂志列入本世纪前十年的10项重要科学进展之一,被美国国防部列为重点关注的六大颠覆性基础研究领域之一。

何谓“临近空间”?

临近空间是海拔20千米至100千米的区域,又称为近太空,是人类还未大规模开发的空白区域,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利用价值。临近空间下方的区域通常称为“天空”,是传统航空器(如飞机)的主要活动空间;临近空间上方的区域通常称为“太空”,是航天器(如卫星、飞船)的主要活动空间。

除了载人旅游之外,临近空间还是一个可提供全天候高速率无线网络覆盖、高分辨率地理测绘、高空交通指挥、对地高精度监控、对天高清晰成像等科学研究和新型空间服务的理想区域。与同步卫星系统相比,临近空间飞行器具有通信距离短、传播损失低、延迟少且寿命长的特点,可大幅降低地面设施建设的费用,减少对周围环境的辐射污染,造价和产生的通讯资费相比同步卫星平台和铺设光缆都更便宜。目前,对临近空间的探索已经引起了高度关注和重视,多国政府、科研机构及高科技巨头都已经加强了对临近空间的科学探索。

 

更多阅读:http://appdetail.netwin.cn/web/2017/05/c1998735bd5ffe99a4c579d604351aad.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