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书记视察光启五周年: 坚持引领式创新向“世界级创新企业”迈进

12月7日,对于光启集团(简称:光启)而言,是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五年前的这一天,作为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调研地方,视察的第一家企业,光启承载了习总书记的谆谆嘱托和殷切希望。五年来,光启时刻牢记嘱托,锐意进取,在技术创新、成果转化、产业孵化、人才培育等多个方面均取得重要进展。

纵观五年发展,光启已从一个小微创新团队,发展成一家在军民融合领域领军的尖端技术创新集团,迈出了成为世界级创新企业的重要一步。五年来,光启,整合全球创新资源与智力资源,科研实力不断提升,创新活动辐射5大洲21个国家和地区,吸纳和培育创新人才超过2600人,建立起一个跨越国界与洲际的全球创新共同体。光启积极在国内外布局创新资源,在珠三角、中西部、东部,形成结合各地产业导向和布局,建立了“研究院群”,并组建国家、省、市各级重点实验室,提升源头创新能力。

五年来,光启以创新科技为支撑,实际需求为牵引,由超材料拓展到诸多交叉前沿领域,掌握了超材料、新型航空航天和人工智能三大核心技术。光启不断提高成果转化率,在军民融合、智慧城市、国防安全、公安警务、人工智能等垂直细分领域深度布局,实现技术应用,推动产业变革。

 

改变一:从超材料技术领跑者

到前沿交叉领域探索先锋

日前,光启葵涌空间材料中试基地向媒体开放,展示习总书记考察5年后,光启在新型材料技术研发与产业应用上的代表性成果。基地建成于2015年1月,主要从事纤维复合材料,浮空器囊体产品的研发、设计和生产工作。材料生产车间的生产能力可达每天1.1万米,囊体生产车间加工能力可达每天100米。光启临近空间浮空器“旅行者”及智慧城市大数据平台“云端号”等飞行器的囊体材料均产自于此,囊体环境模拟实验也在此进行。

临近空间环境模拟舱内进行测试准备工作

工作人员正在检查生产线上的囊体材料

葵涌空间材料中试基地并不是光启集团的第一条材料生产线。早在2012年7月,光启超材料基地就已正式投产,是全球首条超材料中试线,具有年产10万平方米以上超材料板的生产能力,实现了超材料技术规模化生产的制备。

两大材料生产线的平稳运行,是光启新型材料技术迅猛发展、初步建立材料产学研用体系、不断拓展前沿科技交叉领域探索的一个缩影。

光启凭借超材料技术研发和应用起家,自成立以来一直占据行业引领地位。自2012年以来,光启的超材料技术实现了从零到一、从科学研究到行业发展应用一体成型设计的跨代式发展。光启组建了我国首个超材料技术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及十余个省、市各级实验室;牵头起草了全球首份超材料领域的国家标准《电磁超材料术语》;牵头承担的超材料领域首个“863”项目通过验收;超材料专利申请量占该领域全世界申请总量的86%,实现了超材料底层技术专利覆盖。目前,光启已承接国防军工项目超过40个,参与评估攻关难题100余项,并实现了超材料在空军、海军、火箭军等多个重点型号几十项产品上应用。不仅是军工,光启的超材料技术也开始在民用领域发光发热,基于超材料的平板卫通产品、汽车超材料产品等均已开始应用。

光启超材料技术水平的渐趋成熟和产业应用程度的不断提高,使光启具备了将科技创新范围拓展至前沿交叉领域的可能。时隔五年,光启已从单一的超材料技术,发展出了三大技术方向,分别是复合超材料技术、新型航空航天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并诞生了超级WIFI、“临近空间旅行者号”、“智慧城市空中大数据平台云端号”、飞行包、SkyX空中机器人、H1系留无人机等一系列亮眼的颠覆式创新产品,广泛应用于国防安全、智慧城市、公安警务、公共安全、智慧交通等领域。

 “三大核心技术都属于前沿科技领域,是科技创新的‘无人区’。”光启集团创始人刘若鹏说,光启要做世界级的创新企业,就要勇于探索前沿空白领域,不断拓宽技术和业务边界,始终坚持源头创新和引领式创新。

 

改变二:从民办非企业的新型科研机构

到深度布局垂直领域的产业化集团

高科技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面临科技和经济“两张皮”的问题:如何坚持源头科技创新,促进科技成果有效转化,并实现产业应用?光启通过建设一系列源头创新和产业化平台,深度布局垂直细分领域,给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答案。

习总书记视察光启时,光启还是一家民办非企业的新型科研机构,专注于超材料领域的技术研发。5年来,光启将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和产业发展结合起来,以新兴前沿技术为研发方向,面向创新结果,打通创新链条,建立起了一系列源头创新的研究院、重点实验室和产业化公司,实现了创新与产业化的无缝连接。

2012年至今,光启已陆续建立东莞、海口、洛阳、成都、杭州、雄安等6个地方研究院,源头科技创新力量辐射珠三角、中西部、东部等地区。各大地方研究院基于光启的三大核心技术,紧密结合当地产业导向和布局,与深圳的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共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研究院群”,以需求为牵引,整合各地产业、资源、人才优势,加速源头创新成果的涌现和成果转化应用。

研究院致力于新型尖端交叉科技的研发,产业公司则致力于市场开拓,为光启的科技成果走向市场提供有力地渠道。如今,光启旗下拥有两大上市公司及多家子公司。A股深交所上市公司光启技术(002625.SZ)以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为核心业务,专注于超材料的研发和产业化;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光启科学(00439.HK)则专注于新型航空航天器的研发和产业化。目前,两大上市公司的产品已被应用于国防军工、交通装备、智慧城市与公共安全等领域,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品牌效益。

“创新技术实现‘价值引爆’的关键点,就是在垂直领域纵深应用。”刘若鹏说,光启能将科技从源头创新转化为产品,并快速实现产业化,原因之一是始终坚持将最合适的技术应用在最需要的业务场景中,解决各个垂直领域的实际业务问题。

今年9月,光启入驻雄安新区,依托“两院一中心”,深耕军民融合领域,光启旗下的产业化公司与河北省人民政府、雄安新区管委会、保定市人民政府及中国电信、建信信托、中京华宇、解放军第三三零二工厂、河北敬业集团等多家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布局军民融合、警民合作、智慧城市等相关垂直细分领域。

此前,光启携手深圳巴士集团展开合作,推动高新技术与公交市场的深度融合,布局物联网、云平台等智慧城市垂直领域;配合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与新疆公安厅开展“空天地”一体化示范应用大型实验,加速光启的应急通信技术在国防安全、公安警务细分领域的应用;光启集团华东区总部也于今年9月落户杭州未来科技城,赋能人工智能、机器视觉、深度学习。

 

改变三:从海归创新团队

到汇聚全球科技人才与创新资源的创新共同体

“国家的强盛,归根结底必须依靠人才。我国要走创新发展之路,必须高度重视创新人才的聚集,择天下之英才而用之。中国要敞开大门,招四方之才。”五年前,习总书记对光启提出“择天下英才而用之”这一嘱托,成为了五年来光启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

“在吸纳人才方面,光启开创了一种创新模式。”光启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刘若鹏介绍,在国内,光启牵头组建了一批国家、省、市级重点实验室及博士后工作站,成为人才吸纳和培养的重要平台;在海外,光启通过与许多科技创新团队的合作,以资本、技术为纽带,获取更广泛的创新资源和人才。

2014年以来,光启加快了国际化战略布局。新西兰、加拿大、挪威、以色列、英国、新加坡等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创新团队加入光启。2015年7月,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正式成立,成为凝聚全球创新者的“磁力场”,迅速发展壮大。随后,光启瞄准以色列这座创新国度,在特拉维夫成立光启国际创新总部,并启动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孵化器与基金,对全球符合公司发展规划的科技创新项目进行投资与孵化。

“光启拥有世界级的创新资源,整合这些顶级资源,实现技术、产品、市场渠道、品牌效益最大化,这是迈向世界级创新企业非常关键的一步。”光启国际创新总部首席创新官王总说,光启与全球各地的创新团队的合作,对创新人才的吸引力,不仅仅以资本为纽带,更重要的是源于创新理念的趋同,是合作效应的最大化,是共同努力以缩短技术和商业化、产业化之间距离的最有效的途径。

截至2017年底,光启全球创新体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创新机构分布在21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外创新人才总数超过2600人,是2012年习总书记来光启考察时的8倍。产品在军民融合、智慧城市、国防安全、公安警务、人工智能等垂直细分领域深度应用。

在现今光启的人才队伍中,50%以上为科研人员,90%以上本科学历,科研人员中60%为硕士以上学历,学科背景多样互补,来自杜克大学、普渡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材料、物理、计算机专业的高端人才比比皆是。

人才队伍的快速壮大,一方面得益于国家及省市各级政府的人才政策,也与光启不断完善的人才吸纳、培养机制有关。光启搭建了有效的人才交流通道,实现了双边或多边的尖端科技人才、高级管理人才的互动与储备人才培养;通过研究院、产业化公司、国家重点实验室、省市级实验室、企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等平台及多元灵活的合作模式,给人才提供充分施展才能的空间。

以习总书记考察光启为起点,则2012年至2017年,光启为自己的第一个“五年规划”交上了完美的答卷。在这个“五年规划”期间,光启实现了零到一的跨代式发展。

在新的起点上,光启也将在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指导下,积极响应创新驱动发展、一带一路、军民融合等国家战略,坚持引领式创新和颠覆式创新,不断缩短源头创新和基础科学转化的周期。下一个五年,光启将在加速三大核心技术体系成熟的同时,在垂直领域和行业寻找应用突破口,助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供给侧改革和军民深度融合,在世界科技革命浪潮下,立足深圳、辐射全国、放眼世界,继续开创“光启特色”的创新型、国际化发展道路,继续向“世界级创新企业”的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