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创新共同体浮出水面

全球创新共同体的强大阵容

    12月3日至5日,来自全球各地的重量级嘉宾共聚首届香港国际创客节。3日上午,作为创客节的重要活动,光启科学主办的“颠覆者”论坛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精彩上演,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首次集体公开亮相,首次对外发布了对未来的设计,包括深度空间、机器自觉与终极互联三大特征以及全球创新共同体的国际社会责任。3日下午,光启科学董事会主席刘若鹏与香港特首梁振英等一起担任创客节开幕式主礼嘉宾,刘若鹏还在“世界因你而变”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与其他行业领军人物展开对话。
    本届创客节由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香港资讯科技联会、互联网专业协会和百川汇主办,顺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策,利用香港得天独厚的国际性大舞台,举办全中国最大规模的创新创业展会。

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首次公开亮相


    光启科学(股份代号:00439.HK)目前专注于研发不同高度的各类颠覆性空间技术,提供全方位的空间服务。目前,光启的业务在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多点开花,在加拿大、新西兰、挪威、乌干达、布隆迪等国开展研发。不少人好奇,光启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国际棋”。在本次“颠覆者”论坛上,伴随着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首次集体公开亮相,谜底得以揭开。
    光启科学董事会主席刘若鹏在“颠覆者”论坛的主旨演讲中表示,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英文名为Global Community of Innovation,缩写GCI),是凝聚世界各地的创新者们共同把“未来”带到现在,并持续交付“未来”给每个人的全球性创新组织,更是一个不断将“科幻场景”与“人类梦想”变为现实并交付的“未来梦工厂”。
    这个创新共同体阵容强大,目前的成员包括:马丁飞行包、太阳方舟、“云端”号、临近空间“旅行者”号、海容宽带、超级WiFi、空间悬浮站、智能光子、指纹卡、并行世界等。光启、马丁飞行器、太阳方舟和Zwipe公司的高层在“颠覆者”论坛上发表了演讲。

刘若鹏介绍全球创新共同体


    刘若鹏阐述了打造全球创新共同体的初衷,他指出,“创新”是把“未来”带到现在的活动,“创新”需要通过“设计未来、实现未来、分享未来”来实现。创新的意义与价值不仅在于“创造未来”,更在于“交付未来”。这个“创造未来”的团队是全球化的,“交付未来”的活动是全球化的,“未来”的供给与需求都是全球化的。所以,“未来”一定是全球化的和属于全人类的,“未来”也从来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依存、互成体系的。因此,用“全球创新共同体”连接所有的“未来”,才能真正做到“交付未来、改变世界”。
    全球创新共同体认为,对未来的设计,包括深度空间、机器自觉与终极互联三大特征。刘若鹏解释说:“深度空间,是人类对多维空间的深度开发与利用;机器自觉,一切的硬件装备都会被赋予灵魂;终极互联,会把所有的地区的信息、物流、能流等等都连接在一起。”而全球创新共同体,是光启将这些交付给人类的载体。

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高管集体亮相

        刘若鹏阐述了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的国际社会责任:预防预警灾害,并在灾害来临时挽救人类生命,提升人类应对重大灾难的能力;提供更安全便捷的生活,解放低效能劳动力,极大提升人们对幸福的获得感;培养富有社会责任感并致力于改变世界的青年人;用信息流、物流、能流连通无供给地区、偏远地区、贫穷地区、灾区,促进实现人类消除极端贫困的计划。“我们全球创新共同体,从来不为了创新而创新,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面向未来,为了给人类族群解决问题。”刘若鹏说。

设计未来的特征之一:深度空间,生活可以是立体的


    在谈到深度空间时,刘若鹏表示,随着我们对空间的重新认识和掌控能力的飞跃,我们终于可以摆脱非常拥挤的基于平面、地面的狭小生活空间和生产空间,开启了人类对多维空间深度开发和利用的时代。“深度空间时代有两个重要的行业趋势。第一,人们正在把一切从地面搬到空间中去,包括我们的物流、信息、安防、监控智慧城市、旅游,甚至我们自己。第二,就是在多维中重构世界,所有的地面上的生活大规模地搬到空间中之后,会形成一个全新的大空间的时代。第一个特征是手段,第二个特征是结果。”
    刘若鹏认为,很快我们就能看见更多非常棒的科技和产品,把原来熟知的一切,或者听都没听过的新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搬到空间,并在多维空间中重构世界,有很多行业会被颠覆,有更多行业会迎来新发展。

张洋洋解读深度空间

    光启科学行政总裁张洋洋博士对深度空间进行了深度解读,展现了未来“天空之城”的图景。比如,光启自主研发的颠覆式空间技术平台“云端”号和“旅行者”号都是深度空间开发的例子,它们可以提供通讯覆盖、大数据收集推送和近太空旅游等服务,和传统空间技术相比,更加便捷、经济。
    马丁飞行器公司首席执行官彼得·科尔克讲述了马丁飞行包为交通出行、娱乐休闲、应急救援带来新的选择,相当于把人带到空间中。太阳方舟公司首席执行官杰伊·戈德索尔讲述了太阳方舟如何将卡车运输搬到可空中,并且保持卡车运输的成本。


 
彼得·科尔克解读飞行包

杰伊·戈德索尔解读太阳方舟


设计未来的特征之二:机器自觉,一切物体都可“思考”


    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眼中的未来第二大特征是“机器自觉”。刘若鹏说,随着人类在智能结构、智能材料、传感、运算方面的指数级发展,我们迈进了所有机器、装备都有灵魂的“机器自觉”时代,装备都要变成“灵性装备”了,会在交互进化中带给人类幸福。大家经常按照过去几年的发展速度来估计当下的发展速度,可能会觉得“机器自觉”跟我们还有距离,但是有无数的证据已经表明了,硬科技是遵循指数发展的,而我们对于未来的预测总是受到“过去”的限制。汽车发明之前,也没有人类坐过汽车;触摸屏发明之前,大家都觉得用手指在屏幕上戳,分辨率肯定达不到的。“我要说的是,我们单向使用机器的时代到了尾声了。”刘若鹏大胆预测道。
    刘若鹏首次披露了他身穿光启研发的动力外骨骼的照片。“动力外骨骼的一大难点,就是它如何跟使用者‘心灵互通’,我们叫意图预判。它感知了动作的趋势之后,会启动伺服系统产生助力,往哪个方向、要给多少的助力、到哪里停止,也得机器自己去琢磨。这就是‘机器自觉’,你用机器的同时、它也在观察和了解你,这不是一个人类单向使用机器的过程,这是一个双向的互动。”刘若鹏说。

刘若鹏身穿光启研发的动力外骨骼的照片首次发布


    刘若鹏提到的机器自觉,包括了一切硬件装备。他展示了Zwipe和MasterCard合作的指纹卡,它跟普通的银行卡大小一样,在卡片表面有一个手指头大小的指纹模块,卡主用手指按住指纹模块,靠近射频接收装置,便可轻松实现开门、消费等功能。光启已经把这样的技术用于前海通卡。“这么薄薄的一张卡片,既能收集能源、也能读取指纹信息、同时还能进行通信。”刘若鹏说,“用它的‘机器自觉’能力,解读人的指纹信息,再把它加密和外界进行交互,替代了原来繁琐的、容易输错的、还容易泄露的密码。”

金·休姆波斯塔德解读指纹卡

赵治亚解读超材料


    Zwipe首席执行官金·休姆波斯塔德介绍了“风口”上的数字生物识别认证技术。光启联合创始人赵治亚博士向听众们科普了光启领先全球的超材料技术,展示了超材料智能装备的前景,并介绍了智能光子技术打造的“未来光子城市”。

设计未来的特征之三:终极互联,全球都在一个“朋友圈”


    解读“终极互联”这一趋势时,刘若鹏说,创新的需求是来自全球的,是无国界、跨大洲的整体需求。实现这一点,要通过宽带网络、超级WiFi等来实现全人类的大数据互联,还包括边远地区的物流运输、能源传递,把每一个角落连接起来、把所有的东西连接起来,打造全球共同的文明和经济增长。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东南亚地区的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仅有5.7%,世界平均水平是10%。刘若鹏介绍了光启全球创新共同体成员海容通信的规划:以AAE1海缆建设为核心,将东盟10+1地区视为整体,通过洲际海缆,连接欧洲、非洲、亚洲、大洋洲、和美洲。最终,形成以中国大陆和东盟地区为核心的向西、南和东三个方向延伸的连接世界的多路由国际通信网络,进行新兴地区宽带信息的终极互联。

季春霖讲述“并行世界”


    刘若鹏还介绍了光启在鸟巢安装超级WiFi,进行“终极互联”的实践。刘若鹏说,《中国好声音》第四季总决赛当晚,鸟巢一共有9万观众,平均每分钟在微信、微博等途径发出8000张照片,很好地满足了极限大流量的连接需求。      
    令人脑洞大开的是,光启联合创始人季春霖博士从传统无线通信的困境入手,畅想了未来的超高速无线通信,提出了一个叫做“并行世界”的设想。在电影《星际穿越》里,五维空间里的人类可以通过虫洞来指引现在三维空间里的人类。并行世界的理论,原本是指不同的世界在同一时刻发生,物体可以同时存在两种状态。据了解,季春霖博士提出的“并行世界”则是一个面向未来的通信加速国际项目,不过,此次论坛上,他暂时没有具体阐述这个项目。

三大特征将交融发展


    刘若鹏指出,深度空间、机器自觉、终极互联这三个特征不是相互独立的,有很多的东西会同时符合不止一个大趋势,同时,这三个特征还可以相互促进。例如,深度空间做好了之后,这些空中平台就能为更多的地方提供终极互联;又例如,机器自觉的进步,可以让深度空间产品更智能;终极互联又可以为机器自觉提供更多的信息流。
    他举了一些现成的例子。比如,机器自觉和深度空间是互相支持的,光启飞行包就可以为恐高的飞行员切换到自主飞行模式。深度空间和终极互联也是密切相关的,对于一些地广人稀的、边远的、还没有数据接入的城市和海域,“云端”号可以让它们一夜进入终极互联时代。除了信息,还有偏远地域的物流,我们常说“路通财通”,道路、铁路、机场被认为是血管一样连接各地的生命线,而太阳方舟因为起降的限制非常少,所以它能解决很多地区的物流困境,除了可以直接长途运输,它还能结合已有的道路网络,完成“最后一公里”的终极互联。
    在创客节期间,光启旗下的多款创新产品首次在香港展出,包括光启飞行包、“云端”号缩小版、空间悬浮站U-1、太阳方舟模型、光子卡、光子门锁、光子人行道闸、光子消费机、光子智能点餐送菜机和指纹卡。


全球创新共同体部分成员接受媒体采访

光启旗下的多款创新产品首次在香港展出


深圳创新创业门槛会非常低


    在3日下午的创客节开幕式现场,刘若鹏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庄荣文、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青年工作部部长陈林、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秦昌桂、香港特别行政区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香港国际创客节筹委会主席、执行主席杨全盛一起担任主礼嘉宾。

刘若鹏(左一)担任创客节开幕式主礼嘉宾


    在随后进行的“世界因你而变”数字经济高峰论坛上,刘若鹏与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香港上市公司商会主席梁伯韬、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副总裁及亚太区执行总裁莫翠天、滴滴出行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五科通芯城及硬蛋首席技术官李世鹏展开了讨论。
    被张泉灵问及深港两地的创业氛围有什么不一样时,刘若鹏说,香港是中国对外的窗口,有非常好的文化氛围,企业真正走向国际,这是香港独到的优势。而越来越多新兴的科技创新企业出现在深圳,包括第一批非常有成就的企业华为、中兴,第二批有成就的企业腾讯、迈瑞,光启应该算第三批先进的企业。虽然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地方,但是从科技人才的流动性来讲,好像深圳是一个更加容易流动的地方,很多人员可以进出,非常方便,没有太多的障碍。“所以这也使得在深圳创新创业门槛会变得非常低,很多年轻人可能有梦想可能就会进去,像我们5年前5个人借了20万人民币就开始创业。确实是城市的特色、定位、地域氛围不同,会越来越不一样。但是合在一起以后,倒是非常好的组合。”
    对于一些香港的人才跑到深圳创业,李建华认为有很多因素。香港市场在吸引人才这块有很多天然优势,因为它的体制跟很多发达国家比较相似,所以他们如果要创业的话,香港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起始点,或者叫软着陆的一个地方。但很多人创业以后,最后还是到深圳,有很多原因。比如说,深圳的电子制造业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有深圳速度,现在很多东西需要快速迭代,更需要一个团队在一起很快把一个事情解决了,这方面香港可能还会有一些距离。但是香港的优势是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离深圳更近,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制造业,而且背靠14亿巨大市场,要看政府怎么鼓励人才进驻到香港,有一些政策能够吸引他们在香港开公司,通过协作的方式,在深圳生产。北京高校比较集中,所以他把它看作头脑,深圳就是手,香港就应该是脚,脚是连接中国跟西方世界。同时它有运输业、金融业,这都需要跑起来,才能把生态系统健全。

创新者要有改变世界的精神

刘若鹏(右三)参加“世界因你而变”数字经济高峰论坛


    “创客到底要有什么样的精神?创客身上有没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张泉灵问。上台前十分钟,张泉灵跟一个志愿者、香港大学一个地理科学的在读博士交流,对方说她发现地理科学不是她喜欢的,她其实有别的兴趣爱好,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创业,不知道怎么开始追寻真正想要奔向的方向。“我说你喜欢什么呢,她说我还是挺喜欢投资的。我说你做过什么,她说我正在打算学一个会计证书。”张泉灵觉得,这可能代表了很多目前年轻人的学习心态,他们有很好的学习环境,但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她请刘若鹏给出建议。
    对此,刘若鹏表示,创业大致可分成两类,一类是在生产关系上做文章,一类是在生产力上做文章。在生产关系上做文章实际上最主要是商贸流通领域,无论是金融还是贸易还是其他流通领域,这方面他不是专家,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始。
    “另外一类创业是创造生产力。”刘若鹏说。“什么样叫做创造生产力?当客户说我好痛苦,马跑得太慢了,你考虑的可能是要造一辆汽车。当大家都很堵车的时候,你可能考虑要造一辆会飞的汽车。所以发明飞机、发明火箭、发明电力、发明新能源,这个就属于另外一类创业,直接创造生产力的,典型代表是乔布斯。当然,这样的创业,你最终会成为一个创新者。最重要的是首先你需要有一个改变世界的精神,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如果都不愿意改变世界,而是希望世界给你一个非常高的回报,这个是不现实的事情。其次,就是确实要去抓住落后的痛点,但并不是一味地满足用户的表面上的需求,而是真正深入用户本身真正最需要、心灵深处的需求,走到问题的更深层次,去设计未来某一个片断,比如未来出行方式、未来的旅游、未来的信息、未来的安防、未来的监控等等。设计某一个人类未来的片断,并且用自己的设计感、科技、资源整合能力,各方面能力,把这个未来片断变成现实,分享给大家,分享过程中验证自己的逻辑是否真正站住脚。”
    刘若鹏说,这样应该就可以开始非常有意思的创业之旅了。“相信在香港你应该会找到这样的伯乐,可以有天使投资,可以有很多这样的机会、伙伴来做这个事情。”
    说到投资,刘若鹏提出:“为什么投资?投什么?你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如果这些事情没有想清楚,只是很广泛地说我想做投资的话,我认为这应该是对一个职业、打工理想的选择,而不是创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