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邮箱:kcipfund#kuang-chi.com(请把#换成@)

电话:+86 755-86135720-8000

传真:+86 755-86329077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中区高新中一道9号软件大厦 (邮编:518057)

新闻动态

凤凰网吴小莉对话实验室主任刘若鹏

来源: | 浏览量:1498 | 发布时间:2016-03-11 13:51:53

 凤凰网卫视频道两会特别策划
《莉行观察-吴小莉与行动者对话》

(如下访谈内容摘录转载自凤凰网  

吴小莉看两会,与行动者对话。 

这次对话的行动者是光启研究院核心创始人刘若鹏。

他们的研究院研究的是什么?

到底什么原因让习近平深圳访问的第一站就来到光启研究院,

并停留将近一个小时?

现在就为您揭晓。  

《完整视频》请点击凤凰视频    

 刘若鹏揭秘隐身衣背后玄机

吴小莉:我们先从你的第一个发明,2009年,当时你说,那是博士班的时候,做了一个特别炫酷的一个产品——你自己都觉得恐怖的隐身衣,很多人都看过哈利波特,那个隐身斗篷太炫了,能够成为现实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情,但是您自己却说,它是一个您自己都觉得恐怖的发现,为什么?  

刘若鹏:实际上,对于公众来讲,大家可能会特别一些,但是我们通过物理学,通过科技的角度来讲的话,包括现在大家经常聊到过的引力波,只要是有能量传播的一些方式,这些能量形式都可以在这样的理论体系下,使它的传播产生各种各样的有意思的一些现象。  

吴小莉:包括欺骗人们的眼睛。  

刘若鹏:和耳朵。   

吴小莉:听说美国的记者问,为什么不把它商品化、商业化,你说万一这个技术到了坏人的手上,那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情。  

刘若鹏:对,实际上是我们开的玩笑,当时因为像我们当时做的一些工作,出来以后好多记者都来看,其中就问到为什么不做到一件隐形衣,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应用。我们就开玩笑除非你能保证人们不拿这个不做坏事。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玩笑话,但也是我们的一个顾虑。同时,整个技术当时的情况也是科学研究取得一个比较大的突破的时候,并没有到技术化的一个状态。  

吴小莉:你这个隐形技术和美国的隐形战机这个技术有什么样的异同。  

刘若鹏:应该来讲,区别还是非常大的,因为像这个原先人们说的隐形战机,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涂料,涂到飞机上,怎么样吸收雷达波,再通过飞机的形状怎么样散射雷达波,让雷达不要发现飞机,我们当时做这个实际上这个隐形衣的概念更重要是人造一个物质出来之后,使得我们这些能量可以转弯,可以绕弯,可以空间扭曲,可以绕过去。他以为他在直线传播,但是实际上打了三条线,就是这样子的一种技术,所以从技术的本质角度来讲,大家做这事情的出发点基本还是不太一样的。  

吴小莉:你也提出隐形衣的实验,在2009年的时候它还是一个实验阶段,技术还没有增进,到现在六年之后,他有没有可能真的成为实体化,会不会用在国防科技上面?  

刘若鹏:实际上在过去的五六年里面,包括我们国家,包括全世界,尤其是发达国家,在这个新兴领域的投入非常大,最主要的应用,就是做新兴的装备。无论是上天的,还是下水的,新生的装备,因为它是一种多功能的这种材料设计的技术,所以涉及到的最后的结果是它是可以使装备结果非常的震撼,他会有很多的这种包括像通讯、探测,包括像智能的传感,组合到一起的这样的一种结构。他里面有非常多的指标的冲突,且不说各种各样的环境下,需要适应。那么这个方面大家花非常大的力气,就是突破和解决,怎么样在多苛刻的背景和条件情况下,使得这样的反向材料甚至技术能够真正运用于不同的装备。  

吴小莉:您说难度很大,但是你们是具有基础的,五六年下来了,您觉得离那一步还有多远。  

刘若鹏:可以这么说,就是我们现在已经把最关键的这些需要突破的点,和需要测试的,需要去共同化的点已经全部突破了,该突破的都突破了,也经过了非常辛苦的,海量的测试和各种各样的不同环境的测试,所以在这一些特殊的,在应用领域来讲,现在已经是可以进入可应用的阶段。  

吴小莉:我还是得追问,它是不是也包含了隐身的能力。  

刘若鹏:包含了。它也包含了隐身这两个字。  

刘若鹏:只要团队在一起 去哪里创业都无所谓

吴小莉:你隐身的实验成功之后,你却选择回国,很多的技术的人员在国外是很受欢迎的,你和你的五个团队成员决定要回中国,而且看你的资料显示,你并没有回来申请一个千人计划或者是科技项目。  

刘若鹏:我们先回来后申请的这个计划。  

吴小莉:你当时是破釜沉舟,为什么?  

刘若鹏:因为回国和不回国这是战略层面的决定,或者是人生方向上的选择。申请什么样项目和计划,充实量这个战术。算不算战术还打问号,所以当时我们也其实也讨论了,大家在研究室也有蛮好的机会,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队。而且在这些新兴技术的领域里面,我觉得应该创造一个,才能更大的发挥它的价值,尤其是在这个技术研究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你做技术创新很重要的事情,能不能改变世界,能不能改变世界这个命题就已经超过了一篇论文的命题。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还是继续去坚持我们的这样的一个很理想的想法,所以当时大家讨论一下,这样团队就不要分开了,然后就一起回来了。  

吴小莉:你那时候回国的时候,你其实你们没有资金。  

刘若鹏:没有。向妈妈借的20万。 

吴小莉:向妈妈借的。你们还是决定了回国,而且选择了深圳,为什么一定要回国。  

刘若鹏:确实有几个原因,一个就是我们做的这些技术领域,我们回国之后确实感觉到空间会更大,没有太多的限制,能去继续做新兴装备的梦想。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当然2009年也是金融危机之后,无论是企业的空间,还是融资各方面的,美国方面也是比较困难。再加上我们还有这么苛刻的要求,我们团队必须在一起,所以几个原因,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觉得在中国来做更好。  

吴小莉:你让我觉得特别好的一点,很多人想说因为他是一个高新技术,他放在装备上,所以我应该回国报效国家,很多人会这样回答我,但是你不是这样子的,你是很实事求是的告诉大家,大环境就是这样的,我们最重要是要stay
together
(在一起),然后你其他外围环境都不管。
  

刘若鹏:因为我们确实认为,创新,人是最重要,科技创新。因为它靠的不是资源,靠的不是石油,靠得不是矿产。它靠的是大脑、智力。  

光启从零开始 获民间政府双支持

  吴小莉:但是它还是需要资金,就像你说的,长期的投入,所以你刚回来的时候,你们这个不满30岁的团队遇到很多的困难。  

刘若鹏:我刚过26岁。  

吴小莉:你当时26岁,企业之外还建立了光启研究院。  

刘若鹏:我们那时候单位有五个人,有一个正院长,四个副院长。  

吴小莉:没有兵,都是官。  

刘若鹏:嗯。  

吴小莉:有梦想和理想的就做了,很艰难。这个梦想要照见现实。你说它的转折点是在2010年的时候,因为广东有大量的科技的项目和人才。光启研究院是这两年,我碰到深圳的所有的官员和企业家,都说去光启看一看吧。  

在几年前有人说,谁抛弃了深圳之后,现在深圳是以科技发光,你们很典型的是它的骄傲之一,那你们的体制也很特殊,你们是一个官驻民办产学结合的新兴的实验体。  

刘若鹏:对。  

吴小莉:这个体制后来是怎么能够建成的。  

刘若鹏:其实很有意思的。因为我们建立研究院的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里面涉及到很多前沿技术的研究,而且这个前沿技术里面,实际上还存在着一些科学,科学研究,就是非常基础科学的一些研究,也是需要去做的,因为如果这个不做的话,没有后面的事情。所以我们当时建立这个组织的时候,就以民办非企业这样子的方式来做。民办非企业实际上就是non-profit(非盈利)这个实际上对于哈佛大学,对于麻省理工,对于我所在的杜克大学,对于斯坦福大学,这些研究组织来讲,他就是这样子一个模式,很常见。所以我们其实直接就是用这样的模式,因为我们希望这样子一个研究机构,它的研究方向,人员的组织他的效率和它对技术的判断,是能有一定的这种自由度和灵活度的,所以这样子一个组织,我觉得还是非常受益的。  

吴小莉:non-profit(非盈利),然后你们资金又不足。所以到了什么时候?  

刘若鹏:我们最开始拿了一笔风投。风险投资。  

吴小莉:哪一年。  

刘若鹏:2010年。当时我们拿了三千万的风险投资。  

吴小莉:是民间的。  

刘若鹏:是深圳的。有清华研究院冯院长,有麦瑞的徐航,徐总。他个人的投资,还有这个资本的李伟。你应该都认识。 

吴小莉:对。所以还是很多人是看的懂你在做什么的,很看好你在做什么的。  

刘若鹏:对,大家实际上我觉得还是有情怀和理想的,因为这个如果是实事求是,如果真是从商业投资的角度来讲,应该来讲是看不懂的。  

吴小莉:很多人说,是深圳市政府投资你们的。  

刘若鹏:是这样的,深圳给我们非常多的支持,因为实际上,广东省和深圳市就是刚才你谈到的,从2010年开始,过去的五年,有非常多的引进人才的计划,那么我们刚好也是赶上这样的一些机会,我们就去申请去建立科技研发的平台,科学研究的平台。以及去申请一些竞争性的科学研究的重点领域的方向的项目。  

刘若鹏:华为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腾讯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 

吴小莉:你们有政府的支持,有民间资金的支持。  

刘若鹏:对。  

习近平曾视察光启 现场罕见说一话  
吴小莉:
你们也不负重望,在得到这些资金支持之后,在2012年,你们也出了很多的成绩,当然深圳很以你们为傲,所以2012年,在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到深圳去看高新企业的时候,你们是第一站。  

刘若鹏:对。  

吴小莉:我想这可能是深圳市政府的推荐,也包括你们做出很多的成绩,他去的时候跟原本的安排,有没有不同。  

刘若鹏:还是有蛮大的不同,我补一句,总书记去任何地方,都是中办直接选的。所以中办也是考核了很多家的企业,然后最后选择了我们家。原来的安排,因为第一站,然后在总书记来的前一天发布了八项规定。所以这个是八项规定实验的第一站,不准迎接,没有红地毯,不准合照,不发表讲话,不送,而且也是要求非常严厉的,因为毕竟是第一站。  

吴小莉:要做表率。  

刘若鹏:而且时间也卡的比较死,所以来了之后,我们就把整个技术的发展、整个团队的情况,从回国到发展扩大我们的团队,包括在中国,中国这个领域专利的一些情况,这个技术进展的情况都做了汇报和介绍。总书记非常关心,所以问很细,问的非常的细,正是因为问的很细,所以第一个时间的问题,就拖长了,将近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第二个后来也挺有意思的,总书记从我们的一些重要的一些这个展厅和实验室出来了以后,因为我想汇报完了之后就结束了,结果总书记问我说小鹏你说完了没,他想说两句。因为没有这个安排,而且说是不准讲话,不讲话的,所以后来就是就在我们的门口,我们所有的创始团队都在一起,他讲了七分多钟的话,当时就提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就是要择天下英才而用之,为什么我们会把这个一直会记住这样子的嘱托,原因也是因为我们当年回国出身牛犊之所以不怕虎,就是因为我们认为团队和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才没有顾忌或者是顾虑其他方面的。  

吴小莉:也有一个评价,总书记说到择天下之英才而用之,不止是对你的期望,而也看到了,因为你们也在做。从2010年到2012年,从五人到三百人,到现在的2016年是一千多人,怎么样能够择天下英才而用之,因为英才可以去的地方不少。  

刘若鹏:我们认为的英才,真正的是不仅自己有才华,有智慧,而且最主要的事情是要有抱负,他要愿意去做一些事情,愿意去改变世界,所以从我们整个发展过来的角度来看,其实最重要吸引英才的方式,并不是周边的这些外在的,其他的因素。最重要的元素本身还是在于这个大家做什么。大家做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最终的结果是抱负和理念的相同,把大家吸引在一起,而不是其他。   

……


完整内容见:

http://phtv.ifeng.com/a/20160309/41560846_0.shtml


聚合标签: